X
账号:
密码:

下次自动登录

免费注册
X 手机:
密码:
确认密码:

X

扫一扫加入V俱乐部微信群

  • “股奸”姚刚究竟怎样与境外合谋做空中国股市?


    新华社北京7月20日电?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姚刚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搞政治攀附,利用职权为他人及企业提供帮助,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生活纪律。滥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姚刚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毫无宗旨意识,政治规矩意识淡漠,破坏资本市场秩序和证券监管部门政治生态,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姚刚开除党籍处分;由监察部报国务院批准,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图为姚刚

    两年前,香港媒体就曝光,有证监会高官在救市期间,违规把巨额资金转移到香港和新加坡,与境外合谋做空中国股市,而负责转移资金的人,已被从香港“劝回”内地自首。巴菲特说,没有人靠做空自己的祖国赚钱。然而,却有一批人内外勾结做空自己的股市,这种人被称之外“股奸”。然而,这样的事情偏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偏偏发生在中国证券会副主席身上。

    令计划

    回顾姚刚的落马史,我们不难发现,一次次在公众视野中,牵出了姚刚与北大方正、令家关系的,似乎都是传说中的姚家公子姚亮。


    回到两年前,2015年11月13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如果不出现什么惊悚的、狗血的剧情反转,姚刚会成为第一位在任时落马的证监会副主席。

    由于涉嫌某“敏感事件”,2015年年初证监会调整了姚刚的工作,自4月始,姚刚不再分管有关发行工作


    但此后,该“敏感”事件近期也似乎有转淡的倾向,曾有说法称监管层内部曾计划通过“组织处理”采用“降级”的方式对姚刚进行处罚。


    暧昧的缓和,让姚刚是否会“倒”一度成为悬疑。而从外部的印记琢磨,眼下的结果,也经历了一场深刻的博弈。


    姚刚掌握A股市场IPO发行监管大权长达13年之久,有中国“发审皇帝”之称,有人诟病其治下有不少诡异的IPO。但在存亡之秋,也有人认为他可以凭借诡异IPO积累下的诡异资源,躲过一劫。


    关于让姚刚栽倒的某“敏感事件”,坊间有三种说法。

    一是之前有香港媒体指出,有比张育军更大的“股奸”将落马,称已被控制。


    港媒称,有证监会高官在救市期间,违规把巨额资金转移到香港和新加坡,与境外合谋做空中国股市,而负责转移资金的人,已被从香港“劝回”内地自首。


    港媒说法的真实性无从验证,这位“股奸”是否即指向姚刚也不得而知,不过,做空的最重要“弹舱”——股指期货却与姚刚有着比较密切的联系。  


    第二种说法来自腾讯财经《棱镜》的消息,一位接近监管层的透露,同为山西人的姚刚,与令计划案有所瓜葛


    二者同属民间流传的山西籍庞大的神秘权力组织“西山会”的会员。2014年底令宣布被调查前后,令氏家族在A股的动作逐渐显露,令的弟弟令完成掌控的汇金立方入股的7只股票(乐视网、神州泰岳、东方日升?、东富龙、海南瑞泽、光一科技、腾信股份)中,有6只登陆创业板。在这些企业IPO期间,恰是姚刚在证监会主管发行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令计划被查当年,即2014年,贾跃亭曾长期滞留海外超5个月,几度推迟归国日期。

    在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受贿案中,检方就指控李量为包括乐视网在内的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693.62万元。而姚刚被调查的传闻,就是在李量被调查后涌现的。

    李量

    据说姚刚爱好打高尔夫球,总有人投其所好,借此接近他,“去见他的人往往都要带一张高尔夫贵宾卡”。而令完成化名王诚,就是一名高尔夫球高手,并且担任中国高尔夫协会委员,双方有共同的爱好。


    化名王诚的令完成

    而在神秘组织“西山会”与高尔夫球场外,日本的某豪宅也被视为为姚家与令家另一处隐秘联系的佐证。


    2014年岁末,一篇“细节丰富”的网文爆料称: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给谷丽萍与令谷在日本京都花3.8亿美元买了两套豪宅”“目前市场价值超5亿美元”。


    在2012年3月令谷出车祸之后,“大约一年前”,李友将其中一栋豪宅从令家转给另一位国家领导人的孩子及小舅子,“这两人居然用真名与李友女儿一起通过三层信托架构来持有”。


    后经查证,这两套豪宅由一家名为Beansprouts Junshin-an Limited(润心庵)的公司购买,该公司前摩根士丹利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张颂义与太太共同持有。


    一切看似无关,但拨开迷雾,张颂义与名为Yao Liang的神秘人,却有生意上的合作。


    2011年广东的冠昊生物登陆创业板,上市前在香港注册的华翘国际有限公司持有650万股占10.64%,该公司成立于2008年8月,股东为SIG Capitall Ⅱ Limited,这是一家在英属维尔京岛注册成立的公司,成立于2004年7月,张颂义夫妇的Pharma Equities Limited是股东之一,占8.92%,由三名持新加坡护照的投资人Yao Liang、Wei Qing和Jiang Jianmei成立的We Light Investment Private Limited占股7.69%。 

     

    据接近方正事件的人士指出,与张颂义共同投资了SIG Capitall Ⅱ Limited、分享了冠昊生物上市红利的持新加坡护照投资人Yao Liang,恰与姚刚之子姚亮同名。


    第三种说法则是北大方正与“战神”郭文贵的互撕中,姚刚被殃及。2014年岁末,原北大医药第三大股东,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政泉控股(郭文贵控制)实名举报“北大方正高管涉及内幕交易”。


    郭文贵与李友

    在令计划落马后,有消息称,北大方正CEO李友等人多年来向令计划家族等输送不法利益和贿款,又借钱给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的儿子姚亮,用于购买方正证券3000万股股票;通过他们控制的成都华鼎公司,借钱给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用于购买北大医药2000万股股票。姚亮及李量因此获得巨额收益。


    一次次在公众视野中,牵出了姚刚与北大方正、令家关系的,似乎都是传说中的姚家公子姚亮。


    这让人不禁回想起,压向令计划的第一根稻草,正是其子令谷(化名王子云)的那场法拉利车祸。


    看过这些“坊间传言”,恐怕又要感慨一声“坑爹啊”。只是投胎侯门深似海,究竟是他们坑了爹,还是爹坑了他们?


    姚刚生于1962,1980年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后,被公派前往日本留学。少年得志、平步青云,所有与年轻有为相关的词汇,都可以笼罩在姚刚头上。


    他于1993年就进入中国证监会,担任期货部副主任一职,后任主任,是证监会期货部的创始人。1999年,37岁的姚刚任国泰君安证券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


    2002年,姚刚再度回到证监会,接替发行监管部主任一职。


    2004年7月,姚刚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兼发行监管部主任。彼时46岁的姚刚是时任三位主席助理中最年轻、也是排名最靠前的。


    2008年,姚刚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在接受调查前,他在证监会四位副主席中排名第一。


    一位曾与姚刚有过数次交集的上市公司高曾向媒体坦言“姚刚执掌权力核心,受到的诱惑之多之大,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在IPO疯狂发行的年代,发行部的一句话就掌握着企业多年来努力的成败,而多起IPO腐败案皆源于此。


    权力不仅在诱惑厮磨着当权者本身,也在改写他们家中那些少年的世界。那些少年从小就被视为太阳,被众人小心地捧在手中,目力所及之处,皆是众人或恭顺、或畏惧、或攀附的目光。人们期待从他们身上,敲开他们父辈的大门,获得那个阶层的提携或荫蔽。


    就像那位上市公司高层评价姚刚“其执掌权力核心,受到的诱惑之多之大,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一个少年置身于这样的世界中,又怎可能独善其身?  


    早年我去北大找高中同学玩耍,从我们身边走过一个一身名牌的清瘦少年。同学略略殷切地跟他打招呼,他点了点头,推了推有Glogo的太阳镜。


    令谷

    他走出两米后,空气里仿佛还有倨傲的气息,同学小声跟我说“这是令计划的儿子,不过他不姓令,还有一个王姓的名字”。语气间,仿佛他掌握着一个通往全世界的秘密。


    姚刚自2002年离开国泰君安,重返证监会后,就任发行监管部主任这一要职,2008年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后,依然分管发行监管部。掌控中国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长达13年之久,一度被业内戏称为“发审皇帝”。


    业内人士透露,姚刚之前在办公室被带走调查,要求去说几句,然后又被放回来,接着又于11月7赴福建参加会议,于11月13日,正式宣布被调查。罪名是,“涉嫌严重违纪”。


    (1)2014年底令计划家族在A股的动作逐渐显露,令家掌控的公司入股的7只股票中,有6只登陆创业板。在这些企业IPO期间,姚刚在证监会主管发行工作。


    (2)其次姚刚是股指期货的主推者之一,然而今年6月以来的股灾中,股指期货备受各方质疑,中金所出台股指期货成交量新规,让股指期货市场名存实亡。


    (3)是涉方正高管腐败案,北大方正CEO李友等人曾借钱给姚刚的儿子姚亮,用于购买方正证券3000万股股票,姚亮获得巨额收益。


    姚刚朋友圈:李友等人曾借巨资给姚刚之子


    从市场对姚刚被查的猜想,可以看出姚刚广泛的朋友圈。首先为拟上市企业IPO提供便利,存在不当利益输送关系。


    有报道称,2014年底某被调查高官家族在A股的动作逐渐显露,该高管亲属掌控的公司入股的7只股票中,有6只登陆创业板。


    在这些企业IPO期间,姚刚在证监会主管发行工作。其次姚刚是股指期货的主推者之一,然而2015年6月以来的股灾中,股指期货备受各方质疑,中金所[微博]出台股指期货成交量新规,让股指期货市场名存实亡。


    第三是涉方正高管腐败案,北大方正CEO李友等人曾借钱给姚刚的儿子姚亮,用于购买方正证券3000万股股票,姚亮获得巨额收益。


    市场最为关注的涉案细节是,落马的证监会发行三处处长刘书帆(姚刚前秘书)供述,2014年下半年,他利用职务便利,帮助某上市公司定向增发事项顺利通过证监部门发审会,并帮助该公司股票价格维持稳定并增长。为此,该上市公司负责人吴某向其行贿数百万元。


    同时,刘书帆利用该公司定向增发的消息,向朋友李某借款1000万元人民币,通过亲友的股票账户购买该公司股票,总共获利300余万元,刘书帆分得其中100余万元。


    随后,刘书帆还多次向吴某打听得知更多内幕消息,持续买入股票,非法获利数百万元。上文所说的李某,经《第一财经日报》求证,很可能正是方正集团前高管李友。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如果非亲非故,一定是有极其深厚的关系才能以千万巨款相借。


    另据媒体报道,姚刚前下属、前投保局局长李量也与方正案关系密切。据报道,李友等人曾通过他们控制的成都华鼎公司,借钱给时任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用于购买北大医药2000万股股票,李量因此获得巨额收益。


    虽然姚刚前下属李量、前秘书刘书帆都与方正案有交集。而他本人是否因此落马,目前尚不能确定。


    姚刚下属圈:新股发行监管部门频现官员落马


    据第一财经网站报道,姚刚与此前落马的张育军、程博明等存在如下关系网。

    资料显示,姚刚自2002年离开国泰君安,重返证监会后,就任发行监管部主任这一要职,2008年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后,依然分管发行监管部。掌控中国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长达13年之久,一度被业内戏称为“发审皇帝”。


    2008年2月姚刚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年仅46岁,业内对于姚刚的履新评价较为积极,认为姚刚是证监会少壮派中敢于开拓、积极务实的代表人物。其泼辣、执着、敢作敢为的行事风格在当时的证监会颇受好评。姚刚升任副主席后,很快着手筹备设立创业板。创业板筹建初期问题较多,为后来的腐败事件埋下隐忧。


    以2015年证监会落马官员为例,除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外,其余3人均与监管发行有关。


    2014年12月1日,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被宣布接受调查,具体被查原因仍未公开,市场传称调查源于他在创业板工作的问题。2009年创业板推出后,李量任创业板部副主任。


    李量在创业板IPO审核中分管拥有实权的处室,长期分管法律审核,也曾同时分管过财务审核一段时间。众所周知,财务和法律是创业板审核中两大重要处室。无论是发行部还是创业板,在以审批职能为主时期的证监会,这都是权力至高无上的部门。


    2015年6月20日,证监会发布消息称,经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配偶违规买卖股票,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对其作出行政开除处分;同时,因涉嫌职务犯罪,李志玲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2015年8月25日,公开报道称,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某及离职人员欧阳某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根据媒体调查,证监会工作人员刘某为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从2014年4月证监会内部轮岗后担任发行部三处处长,该处主要负责创业板企业发行的法律审核工作,他曾担任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上一任秘书。离职人员欧阳某为原证监会处罚委主任欧阳健生。


    2011年底欧阳健生被任命为稽查总队副总队长,负责常务工作,欧阳健生在2012年任稽查总队副队长时,重点工作内容是打击内幕交易、市场操纵、欺诈上市等违法违规行为。


    2012年上半年被正式任命为稽查总队队长,2012年8月任稽查局局长,2015年欧阳健生被调任处罚委主任。


    姚刚亲属圈:妻子曾就职IPO项目大所


    在姚刚的亲属圈中,其妻子胡蓉晖的经历也引起了媒体的兴趣。胡蓉晖曾经就职于“IPO项目大所”——中伦律师事务所,目前被确认离职。


    据中伦官网介绍,中伦律师事务所创立于1993年,是中国司法部最早批准设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中伦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之一。


    履历显示,胡蓉晖为东京大学法学硕士,1996年起进入中伦,其在中伦官网的头衔包括中伦合伙人、高级合伙人、中伦北京办公室合伙人等头衔。胡蓉晖多年从事涉外法律业务,是多家跨国公司的常年及日常法律顾问,其专业领域包括劳动法、公司/外商直接投资、合规/反腐败。


    据中伦所年报显示,根据证监会统计,截至2010年10月底,证监会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共对192家企业的申请进行了审核。中伦总计代表13家企业提交上市申请,其中12家通过审核,上市成功率排名第一,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据中伦2010年年报显示,该所分别担任佳士科技、朗源股份等12家创业板公司发行人法律顾问。


    另有媒体报道,在2010年,证监会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共对192家企业的申请进行了审核,共有66家律师事务所参与了创业板市场的发行申请工作。其中152家企业获得核准,通过率为79%,低于中伦律师事务所92%的通过率。


    另据中伦官网信息显示,从2009年到2012年,其参与过的境内IPO分别为12单(创业板6单)、21单(创业板12单)、17单(创业板9单)、12单(创业板5单)。


    据不完全统计,中伦律师事务所至少有3名律师,分别在2008年、2011年和2012年进入过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简称发审委)。


    另据媒体统计发现,2009年IPO企业总数量为111家,2010年为347家,同比增长212.61%。而在有委员供职的机构里,IPO业务同比增长率超过500%的机构就达到了6家,其中北京中伦金通(简称中伦)律师事务所2010年IPO业务同比增长率为700%。

    目前尚无信息表明,中伦律师事务所参与IPO项目的成功率,与胡蓉晖的家庭关系有直接关联。


    附:姚刚简历

    姚刚,1962年5月出生,汉族,山西文水人,经济学博士。

    1993年起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期货监管部副主任、主任;

    1999年任国泰君安证券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

    2002年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监管部主任;

    2004年7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兼发行监管部主任;

    2008年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党委委员。

    2015年11月 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附:金融圈打虎记,4年来这些人都出事了


    身为中国证券会副主席的姚刚,本是中国证券重要监管官员。非常悲哀的是证券监管官员,却违规把巨额资金转移海外。更为荒唐的是与境外合谋做空中国股市。或许世上没有比“股奸”对国家危害更大的奸佞之徒!


    股市是通过股票委托证券承销商发行给投资者。股市使非资本的货币资金转化为生产资本,它在股票买卖者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为非资本的货币向资本的转化提供了必要的条件。股市的这一职能对资本的追加、促进企业的经济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中国股市是拥有多少万亿资金的大市场;中国股市是多少国有上市公司的经济命脉;也是多少大型民营企业的经济命脉。中国股市更是中国经济、中国市场的经济命脉。然而,就是事关国家兴衰的中国股市,中国监管官员却企图把它做空。这是实实在在地在祸害自己的国家!显然,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的罪孽远比多少战争时期的叛徒、内奸对国家、民族危害更大,更加十恶不赦!


    1993年起,姚刚进入中国证监会担任期货部副主任一职,开始20余年证券监管生涯,并主导发行审核由行政化向市场化的改革。发行审批被认为是证监会最核心最有权势业务,拥有企业上市公司的生杀大权。正因为拥有权势,发行审核业务也被认为是最容易滋生腐败的可能。然而,作为中国证监会元老级人物,姚刚掌控中国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长达13年,一度被业内称为“发审皇帝”。然而,就是这样的“发审皇帝”,却荒唐地干起出卖国家的勾当!


    2015年6月,潜藏在我们的一些大学、研究院、研究中心甚至政府机关里的官员、学者,他们成为恶意做空中国的力量。已经成为一个服务于美国战略意图的“势力层”。有一些人是主动配合美国战略意图,唱空做空中国。它们得以“合流”,造成中国股市严重暴跌。显然,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姚刚是重要推手!


    一直以来,中国证监会多少监管官员,监守自盗,进行内幕交易。此前,曾任姚刚秘书的中国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及离职人员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刘书帆供述帮助上市公司通过定增审核、获取内幕消息进行股市交易,获得贿款和股市收益上千万元。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传自杀身亡;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落马;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中信证券总经理徐刚等被查。中国私募基金重量级人物--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总经理徐翔因涉嫌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等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北大方正CEO李友曾借钱给姚刚儿子姚亮,用于购买方正证券3000万股股票获得巨额收益。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李量被中纪委调查,李量在狱中几乎无保留的交待。显然,中国证监会多少监管官员和证劵公司、上市公司互相勾结,监守自盗。这一切严重地破坏股市规则,损害股民利益!损害国家利益!姚刚不在监管上下功夫,却抬头危害股市、危害股民、危害国家!股灾以来,一大批证监系统和券商高层或出事或落马,“高大上”的金融业成了高危区。


    证监会副主席姚刚是目前为止证监会被查的级别最高现任官员,也是十八大以来“一行三会”系统被查最高级别领导干部。股灾已然过去,对“股奸”清查将继续,更大的风暴还在继续,反腐风暴正在席卷金融界。

    综合自新浪财经、金融界、中纪委网站、《财经》杂志、棱镜等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文字美图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作者联系上,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合作微信:13922438181